大同手工铜器:“混铜”工艺惊艳面世


 

图为王友文、王永文兄弟正在精心制作手工铜器。孙树摄

 

不久前,被媒体热炒的王友文、王永文兄弟打造的高2.36米“最大纯手工铜火锅”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一事引发广泛关注。日前,记者采访获悉,在王氏兄弟多年的苦心钻研下,一种被他们自称为“混铜”工艺的手工铜器惊艳面世。
  
  紫铜黄铜完美熔铸
  
  几天前,记者在开源桥下的一处大杂院中见到了王友文、王永文兄弟,并在他们简陋的工作室里见识到了令人称奇的“混铜”工艺。
  
  一对高不过五寸的紫色收口罐摆在记者面前,王友文说,这就是他们纯手工制作的“混铜”工艺作品。看着通体泛着瓷器光泽的小罐,很难相信这会是铜制品。上手掂量,才确信这的确是铜制器物。吸引人眼球的不仅是器物的光泽,更为重要的是紫色的罐体上精美的金色花纹,这便是黄铜与紫铜在颜色上区分而产生的效果。看着罐体上流畅的飞天图案,以及卷草纹、蕉叶纹、通体环形纹等纹饰的搭配,记者的第一感觉这是一种镶嵌工艺。然而,这样的猜测马上被王友文否定了,他告诉记者,罐子的内外图案一致,并非镶嵌能够达到的,这便是“混铜”工艺的熔铸技艺,也是“混铜”工艺的神奇所在。
  
  王氏兄弟称,“混铜”工艺的形成,是他们破解的一道紫铜黄铜熔铸难题,同时也自信这种独创没有人能够仿制出来。他们的这一独特技艺,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肯定,已经有几对同样的收口罐被人以高价买走。
  
  在这里,记者还看到了王氏兄弟的另一件“混铜”工艺作品——叠式提梁壶,大壶上叠摞着一把小壶,小壶上有着卷草纹图案,大壶上均匀分布着铜钉,让人感叹“混铜”工艺神奇的同时,也为大同手工铜器的精美而赞叹。
  
  苦心钻研终结果实
  
  采访中记者获悉,王氏兄弟对于“混铜”工艺的制作已非一朝一夕,早在七年前他们就着手进行了尝试。
  
  大同手工铜器在需要创新发展的当下,应当去从每个细节入手,王氏兄弟想到了铜器的色彩,进而想到了同样称为“铜”的黄铜和紫铜。虽然被统称为“铜”,但是它们在物理属性上存在巨大差别。紫铜是纯铜,黄铜却是以铜成分为主的合金,且两者之间的硬度、延展性存在很大差别,更为重要的是紫铜的熔点为1083℃,而一般情况下黄铜的熔点要比紫铜的熔点低100℃以上,因此,“混铜”工艺的研制也就成为一个艰难的过程。
  
  王氏兄弟告诉记者,多年的坚持中,他们屡遭失败,但也不断积累了经验,让他们的“混铜”工艺从最初的仅能体现一些不规则图案,一步步得到发展,并日臻完善。如今,他们能够在“混铜”工艺中依据创作的需要,在熔铸过程中任意制作出需要的图案、纹饰,尽情在大同铜器上展现紫与黄的色彩魅力。
  
  由于“混铜”工艺的制作细节是王氏兄弟秘而不宣的技艺,因此,记者也只能透过精美的工艺制品,猜测和想象其手工制作时的繁缛细节和高深难度。
  
  大同铜器期待关注
  
  大同铜器在经历了曾经的辉煌之后,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步入萧条,以至于广为流传的俗语“大同城里买铜,五台山上看佛”也成为过去时,近乎被人遗忘。正因为我市有了像王氏兄弟等这样一些人的坚守,才使得大同铜器得以在落寞中艰难地延续传承。
  
  近年来,随着各级政府和相关行业的重视,以及对传统手工工艺的不断挖掘,大同铜器也重现了一线生机。王氏兄弟的工艺美术作品多次获得全国性奖项。2010年春,在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的帮助下,王友文参加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研修班,从当代工艺美术市场、综合工艺艺术、工艺美术等方面进行了学习提高。同年,慕名赶来大同的清华大学教授和学生们,用影像记录了王氏兄弟用纯手工工艺制作铜壶的过程。从配料到熔炼,从倒坯到锻打,再从铆接到抛光,延续了千百年的纯手工工艺技艺得以再现,让清华学子们恍若进入了时光隧道,连连感叹。
  
  王友文坚信,大同手工铜器的唯一性和独有的神韵,是机械加工无法取代的,在铜器制品出现了许许多多替代品的今天,大同铜器更应当在时代洪流中重新散发光彩,而这更需要在传承传统技艺的过程中不断创新,来让人们关注大同的铜器,“混铜”工艺的出现,便是大同铜器一次积极的、很有意义的创新。

报社介绍 |  发行站点 |  广告服务 |  人才招聘 |  增殖业务 |  友情链接 |  版权声明 |  联系我们 |  报社邮箱 |  编读往来
版权所有:掌中大同